当前位置:首页>>媒体医大 媒体医大

河北教育发布报道我校教育世家故事:一门三代六人累计教龄240年,河北医大这家人厉害了!

发布时间:2021-11-11

祖父万福恩从教35年;父亲万钧从教61年;母亲刘明瑜从教年限57年;姐姐万力从教年限35年;万欣从教25年;丈夫杨永锋从教27年。祖孙三代投身医学教育事业的这个家庭,累计教龄逾240载。

祖父万福恩:矢志报国,获毛泽东亲笔题词

万欣的祖父万福恩,1900年生于河北盐山,1927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后留学美国,回国后受聘于河北医学院(河北医科大学前身),任外科主任、教授。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万福恩饱含爱国热忱,心系抗战救国,从事抗日将士的医疗救护工作。1938年春,抗战期间中国最大的民间战时医疗救护组织——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成立,万福恩任救护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兼任第一中队队长。他带领河北医学院(河北医科大学前身)年轻的医学生们承担起为西北战区抗战将士进行战地医护救助的任务,同时为驻地居民提供医疗服务,并开展传染病预防、难民救护等工作。1938年10月,万福恩率红十字救护医疗队赴延安,在陕甘宁边区医院开展医疗工作,为八路军和边区人民服务。在此期间,他受到中共中央多名领导人的接见和赞誉,毛泽东亲笔书赠他“还我河山”和“为人民服务”题词。

1941年春至1948年底,万福恩受聘于国立西北医学院(今西安交大医学部),任外科学教授,此时的万福恩已是医术精湛、享誉国内的外科学专家,被誉为“外科圣手”,特别在颅脑神经外科方面声名卓著。他为师生们带来国内外外科新理论和新进展,并率先开展了多种外科复杂技术,如施行大脑前额叶离断术治疗部分精神分裂症患者、以三叉神经节酒精注射治疗三叉神经痛等。他不止医术精湛,还具有深厚的理论修养,其编著的《万氏外科学》、《实验外科学》成为当时医学生的主要外科教材。

1949年,万福恩返回天津,出任河北医学院外科主任、教授,天津纺织医院(后第一中心医院)院长。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国内开展了如火如荼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当年11月,天津市组建抗美援朝医疗队,万福恩担任抗美援朝志愿医疗队第一大队队长,率河北医学院师生前往朝鲜战场抢救中朝将士。当年报章上登载的医疗队感言中,万福恩袒露了参与战地医疗救护的心路历程,他说,“算起来离开延安已经十二年了,我很幸运能在今天得到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我怎能把这宝贵的机会再错过呢?……我所受的教育(由小学到大学)完全是美国式的教育,现在我要坚决抗美援朝,去打倒侵略者——美帝。”

面对万福恩教授的领衔加入,天津各界表示出极大的热情和信心。在1950年11月25日出版的《天津日报》上曾这样记载:“(天津市抗美援朝医疗队)阵容非常强大,包括津市各科专家,而以著名的战地外科专家万福恩大夫为队长。万大夫在这次运动中表示了坚强的为工农兵服务的意志,我们相信,这个大队在万大夫领导下,由于他有着多年的战地服务经验及造诣极深的外科技术,配合着他那艰苦朴素严肃负责的工作作风,定能完成救死扶伤,打击敌人的光荣任务。”此后,万福恩与广大河北医学院师生在复杂艰难战争环境下,以极大的爱国热情、忘我的工作态度,投入到伤员救治、支援前线的工作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获得天津市特等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

父亲万钧:荣誉等身,为肿瘤临床教学鞠躬尽瘁

父亲万钧,1955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生前是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放射肿瘤学教授、主任医师。曾任中华放射肿瘤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华放射肿瘤学杂志》编委,河北省放射肿瘤学会主任委员,河北省抗癌协会副理事长,河北省肿瘤研究所副所长,1992年起享受国家特殊津贴,1993年起担任国家级科技成果鉴定评审专家。

他主编《食管癌的放射治疗》《乳腺肿瘤和瘤样疾病》,参编《肿瘤学》《实用卵巢肿瘤学》《中国常见恶性肿瘤诊治规范》等书;首次在国际上提出“低剂量(50Cy)治疗食管癌,取得了过去高剂量(70Cy)相同的效果”,为食管癌的放射治疗提出了新的见解;设计的食管癌后程加速放疗使5年生存率由10%提高到30%以上。2010年,被中华医学会放射肿瘤治疗学分会授予“中华放射肿瘤学终身成就奖”。

荣誉等身的背后是万钧一直不忘初心,坚持对教学的不断探索和刻苦钻研。在长达61年的肿瘤临床教学工作中,他培养了众多医疗系统的中坚力量,他的学生里有的曾任福建省卫生厅厅长,有的曾任北京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放疗科主任,有的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放疗科主任。在万欣的记忆里,父亲对学生要求严格,一丝不苟。他经常说:“医学教育,对我们医学事业的发展非常重要,年轻医师的培养是重中之重。我们需要培养医学生具有良好的创造性和高超的专业技术,同时也要有为人民服务的好思想。”他每周安排本专业医师举行学术讲座,讲解本专业较高水平或学科前沿性课题,建立“读片会”,寻找典型及特殊病例进行讲解、示范。

万钧上课时既风趣幽默,又严谨认真。“小瘤子大治、大瘤子小治”是他的名言,不仅高度概括总结,而且内涵丰富,使人印象深刻。他常告诫女儿们,“老师应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让人尊敬的学者。”

身为河北省放疗界学术带头人,他生前以80多岁的高龄仍奋战在科研、教学及医疗的第一线,直到去世前依旧每周坚持教学查房、审查病历,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医者、师者的精神与风骨。

母亲刘明瑜:桃李不言,河北超声人才春华葳蕤

母亲刘明瑜,1958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1979年创建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超声医学研究室,后任教授、硕士生导师、科主任,曾培养了大批超声人才,被誉为“河北超声医学第一人”。1993年始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被英国牛津及美国传记中心记载于《国际名人传记》上。

万欣说,“如果有人问我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会回答:一个勤奋的人,一个优秀的教师。”1979年初,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首先在省内引进了日本产超声诊断仪。面对超声诊断这个新兴学科,大家一时都摸不清头脑。刘明瑜服从工作岗位调动,转向从事超声医学诊断。此前,刘明瑜对相关知识知之甚少。为了补足短板,她夜以继日地查阅国际文献资料、学习补充相关知识,在短时间内掌握了超声诊断一系列技术,并积极教授、带领科内年轻医师创建了国内一流的超声医学研究室,在省内率先开展实时超声诊断工作。

由于没有前人教学经验可以借鉴,在担任河北医科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授课任务时,刘明瑜埋下头去,默默编写教学文案、制作幻灯片。在她的课堂上,深奥的医学理论被阐释的精彩生动、通俗易懂,妙趣横生的互动常常让学生们听完整堂课仍意犹未尽。她曾连续5年以上被评为医疗系教学优秀工作者,累计举办各种学习班30余期,培养硕士研究生及超声专业人员近千名,使河北医科大学超声医学研究室享誉国内外,她所在的科室也被同行赞为“人才培养基地”。

在万欣的印象中,母亲不是在带教学的工作中,就是在去诊疗的路上。面对女儿的不理解,刘明瑜总是笑着说:“病人不能没有我,青年医师也离不开我啊!”长大后万欣慢慢理解了母亲,那是一名医疗教育工作者对教育事业最真诚的爱,也是对患者最郑重的负责。

春风化雨,教育情怀植根心间

时间更迭,沧海桑田。祖辈、父辈潜移默化的影响早已深入骨髓,融入血脉,万家的第三代也相继走上了医疗与教学的道路。

姐姐万力,1987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目前是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皮肤性病科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她参编《皮肤性病学》《皮肤病的诊断与康复》《皮肤科处方手册》等著作7部,先后在省级和国家级刊物上发表科研论文30余篇;主持研究的“抗凋亡基因BCL-2在皮肤良恶性肿瘤中的表达”和“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在皮肤良恶性肿瘤中的表达”两度荣获省卫生厅科技成果二等奖。她长期从事皮肤性病临床教学工作,常年承担临床医学专业、麻醉专业本科生、皮肤性病学硕士研究生、住院医师、进修医师等教学任务,培养各级各类学生千余人。

家庭氛围的耳濡目染,让万欣本人也坚定了从医、从教的决心。研究生毕业后,万欣进入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放疗科工作。父辈曾精心耕耘过的领域,如今接棒到自己手中,冥冥中的牵引,让她生出了更多的信念和宿命感。

万欣的丈夫杨永峰也是一位医疗教育工作者。他们相识于非典时期,共同的志趣和理想让二人结缘。从初出茅庐、略带稚气的实习医师,到潜心研究医疗教学、认真从事放射治疗工作的副主任医师、副教授,无数的经历让夫妻二人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先进理念,而他们也将这些倾囊传授给了学生,“指导年轻医师、实习医师学习专业知识,手把手地教导他们进行临床操作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理想。”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作为医务人员和带教老师,他们将幼子留在家中,奋战在疫情防控前线,以实际行动传递给学生什么叫使命与担当,也将医者荣誉和师者风采化作一粒粒种子撒进学生们的心田。

从第一代万福恩在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时期带领青年医学生投身救国卫国前线,到第二代万钧、刘明瑜在新中国蓬勃发展时期领导创立河北省放射治疗、超声治疗专科,培养出大批医学人才,再到第三代的万力、万欣、杨永锋杏林春暖,教书育人……近百年的时间里,三代人一脉相承,桃李天下,谱写了一曲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孜孜不倦、接续奋斗的杏坛佳话。“我们始终以来自医学教育世家而骄傲。”万欣表示,将继承祖辈、父辈的遗志,不懈努力、砥砺前行,为祖国医疗教育事业作出新的贡献。

万欣一家三代六口人躬耕医学教坛、传承医学教育的故事,展现出百年来河北医科大学人听党话跟党走,与祖国和人民同向同行,与民族复兴同频共振的家国情怀,用辛勤的汗水谱写了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亮丽篇章,生动诠释了河北医大人的家国情怀、使命担当。回顾河北医科大学的发展历程,正是有一批如殷希彭、万福恩这样至诚报国、服务人民、淡泊名利、甘于奉献的前辈先贤,河北医科大学乃至河北省的医学教育事业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以史为鉴,开创未来。新时代、新要求、新梦想,河北医大人将继续坚定初心使命,不负国家重托,用教书育人的执着、热爱教育的定力、淡泊名利的坚守,积极投身建设特色鲜明高水平医科大学建设的新征程,为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医大智慧和医大力量。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6HWA9PEaKwj8Eb-oztPLcA

河北教育发布报道我校教育世家故事:一门三代六人累计教龄240年,河北医大这家人厉害了!

2021.11.11

祖父万福恩从教35年;父亲万钧从教61年;母亲刘明瑜从教年限57年;姐姐万力从教年限35年;万欣从教25年;丈夫杨永锋从教27年。祖孙三代投身医学教育事业的这个家庭,累计教龄逾240载。

祖父万福恩:矢志报国,获毛泽东亲笔题词

万欣的祖父万福恩,1900年生于河北盐山,1927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后留学美国,回国后受聘于河北医学院(河北医科大学前身),任外科主任、教授。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万福恩饱含爱国热忱,心系抗战救国,从事抗日将士的医疗救护工作。1938年春,抗战期间中国最大的民间战时医疗救护组织——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成立,万福恩任救护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兼任第一中队队长。他带领河北医学院(河北医科大学前身)年轻的医学生们承担起为西北战区抗战将士进行战地医护救助的任务,同时为驻地居民提供医疗服务,并开展传染病预防、难民救护等工作。1938年10月,万福恩率红十字救护医疗队赴延安,在陕甘宁边区医院开展医疗工作,为八路军和边区人民服务。在此期间,他受到中共中央多名领导人的接见和赞誉,毛泽东亲笔书赠他“还我河山”和“为人民服务”题词。

1941年春至1948年底,万福恩受聘于国立西北医学院(今西安交大医学部),任外科学教授,此时的万福恩已是医术精湛、享誉国内的外科学专家,被誉为“外科圣手”,特别在颅脑神经外科方面声名卓著。他为师生们带来国内外外科新理论和新进展,并率先开展了多种外科复杂技术,如施行大脑前额叶离断术治疗部分精神分裂症患者、以三叉神经节酒精注射治疗三叉神经痛等。他不止医术精湛,还具有深厚的理论修养,其编著的《万氏外科学》、《实验外科学》成为当时医学生的主要外科教材。

1949年,万福恩返回天津,出任河北医学院外科主任、教授,天津纺织医院(后第一中心医院)院长。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国内开展了如火如荼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当年11月,天津市组建抗美援朝医疗队,万福恩担任抗美援朝志愿医疗队第一大队队长,率河北医学院师生前往朝鲜战场抢救中朝将士。当年报章上登载的医疗队感言中,万福恩袒露了参与战地医疗救护的心路历程,他说,“算起来离开延安已经十二年了,我很幸运能在今天得到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我怎能把这宝贵的机会再错过呢?……我所受的教育(由小学到大学)完全是美国式的教育,现在我要坚决抗美援朝,去打倒侵略者——美帝。”

面对万福恩教授的领衔加入,天津各界表示出极大的热情和信心。在1950年11月25日出版的《天津日报》上曾这样记载:“(天津市抗美援朝医疗队)阵容非常强大,包括津市各科专家,而以著名的战地外科专家万福恩大夫为队长。万大夫在这次运动中表示了坚强的为工农兵服务的意志,我们相信,这个大队在万大夫领导下,由于他有着多年的战地服务经验及造诣极深的外科技术,配合着他那艰苦朴素严肃负责的工作作风,定能完成救死扶伤,打击敌人的光荣任务。”此后,万福恩与广大河北医学院师生在复杂艰难战争环境下,以极大的爱国热情、忘我的工作态度,投入到伤员救治、支援前线的工作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获得天津市特等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

父亲万钧:荣誉等身,为肿瘤临床教学鞠躬尽瘁

父亲万钧,1955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生前是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放射肿瘤学教授、主任医师。曾任中华放射肿瘤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华放射肿瘤学杂志》编委,河北省放射肿瘤学会主任委员,河北省抗癌协会副理事长,河北省肿瘤研究所副所长,1992年起享受国家特殊津贴,1993年起担任国家级科技成果鉴定评审专家。

他主编《食管癌的放射治疗》《乳腺肿瘤和瘤样疾病》,参编《肿瘤学》《实用卵巢肿瘤学》《中国常见恶性肿瘤诊治规范》等书;首次在国际上提出“低剂量(50Cy)治疗食管癌,取得了过去高剂量(70Cy)相同的效果”,为食管癌的放射治疗提出了新的见解;设计的食管癌后程加速放疗使5年生存率由10%提高到30%以上。2010年,被中华医学会放射肿瘤治疗学分会授予“中华放射肿瘤学终身成就奖”。

荣誉等身的背后是万钧一直不忘初心,坚持对教学的不断探索和刻苦钻研。在长达61年的肿瘤临床教学工作中,他培养了众多医疗系统的中坚力量,他的学生里有的曾任福建省卫生厅厅长,有的曾任北京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放疗科主任,有的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放疗科主任。在万欣的记忆里,父亲对学生要求严格,一丝不苟。他经常说:“医学教育,对我们医学事业的发展非常重要,年轻医师的培养是重中之重。我们需要培养医学生具有良好的创造性和高超的专业技术,同时也要有为人民服务的好思想。”他每周安排本专业医师举行学术讲座,讲解本专业较高水平或学科前沿性课题,建立“读片会”,寻找典型及特殊病例进行讲解、示范。

万钧上课时既风趣幽默,又严谨认真。“小瘤子大治、大瘤子小治”是他的名言,不仅高度概括总结,而且内涵丰富,使人印象深刻。他常告诫女儿们,“老师应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让人尊敬的学者。”

身为河北省放疗界学术带头人,他生前以80多岁的高龄仍奋战在科研、教学及医疗的第一线,直到去世前依旧每周坚持教学查房、审查病历,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医者、师者的精神与风骨。

母亲刘明瑜:桃李不言,河北超声人才春华葳蕤

母亲刘明瑜,1958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1979年创建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超声医学研究室,后任教授、硕士生导师、科主任,曾培养了大批超声人才,被誉为“河北超声医学第一人”。1993年始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被英国牛津及美国传记中心记载于《国际名人传记》上。

万欣说,“如果有人问我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会回答:一个勤奋的人,一个优秀的教师。”1979年初,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首先在省内引进了日本产超声诊断仪。面对超声诊断这个新兴学科,大家一时都摸不清头脑。刘明瑜服从工作岗位调动,转向从事超声医学诊断。此前,刘明瑜对相关知识知之甚少。为了补足短板,她夜以继日地查阅国际文献资料、学习补充相关知识,在短时间内掌握了超声诊断一系列技术,并积极教授、带领科内年轻医师创建了国内一流的超声医学研究室,在省内率先开展实时超声诊断工作。

由于没有前人教学经验可以借鉴,在担任河北医科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授课任务时,刘明瑜埋下头去,默默编写教学文案、制作幻灯片。在她的课堂上,深奥的医学理论被阐释的精彩生动、通俗易懂,妙趣横生的互动常常让学生们听完整堂课仍意犹未尽。她曾连续5年以上被评为医疗系教学优秀工作者,累计举办各种学习班30余期,培养硕士研究生及超声专业人员近千名,使河北医科大学超声医学研究室享誉国内外,她所在的科室也被同行赞为“人才培养基地”。

在万欣的印象中,母亲不是在带教学的工作中,就是在去诊疗的路上。面对女儿的不理解,刘明瑜总是笑着说:“病人不能没有我,青年医师也离不开我啊!”长大后万欣慢慢理解了母亲,那是一名医疗教育工作者对教育事业最真诚的爱,也是对患者最郑重的负责。

春风化雨,教育情怀植根心间

时间更迭,沧海桑田。祖辈、父辈潜移默化的影响早已深入骨髓,融入血脉,万家的第三代也相继走上了医疗与教学的道路。

姐姐万力,1987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目前是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皮肤性病科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她参编《皮肤性病学》《皮肤病的诊断与康复》《皮肤科处方手册》等著作7部,先后在省级和国家级刊物上发表科研论文30余篇;主持研究的“抗凋亡基因BCL-2在皮肤良恶性肿瘤中的表达”和“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在皮肤良恶性肿瘤中的表达”两度荣获省卫生厅科技成果二等奖。她长期从事皮肤性病临床教学工作,常年承担临床医学专业、麻醉专业本科生、皮肤性病学硕士研究生、住院医师、进修医师等教学任务,培养各级各类学生千余人。

家庭氛围的耳濡目染,让万欣本人也坚定了从医、从教的决心。研究生毕业后,万欣进入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放疗科工作。父辈曾精心耕耘过的领域,如今接棒到自己手中,冥冥中的牵引,让她生出了更多的信念和宿命感。

万欣的丈夫杨永峰也是一位医疗教育工作者。他们相识于非典时期,共同的志趣和理想让二人结缘。从初出茅庐、略带稚气的实习医师,到潜心研究医疗教学、认真从事放射治疗工作的副主任医师、副教授,无数的经历让夫妻二人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先进理念,而他们也将这些倾囊传授给了学生,“指导年轻医师、实习医师学习专业知识,手把手地教导他们进行临床操作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理想。”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作为医务人员和带教老师,他们将幼子留在家中,奋战在疫情防控前线,以实际行动传递给学生什么叫使命与担当,也将医者荣誉和师者风采化作一粒粒种子撒进学生们的心田。

从第一代万福恩在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时期带领青年医学生投身救国卫国前线,到第二代万钧、刘明瑜在新中国蓬勃发展时期领导创立河北省放射治疗、超声治疗专科,培养出大批医学人才,再到第三代的万力、万欣、杨永锋杏林春暖,教书育人……近百年的时间里,三代人一脉相承,桃李天下,谱写了一曲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孜孜不倦、接续奋斗的杏坛佳话。“我们始终以来自医学教育世家而骄傲。”万欣表示,将继承祖辈、父辈的遗志,不懈努力、砥砺前行,为祖国医疗教育事业作出新的贡献。

万欣一家三代六口人躬耕医学教坛、传承医学教育的故事,展现出百年来河北医科大学人听党话跟党走,与祖国和人民同向同行,与民族复兴同频共振的家国情怀,用辛勤的汗水谱写了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亮丽篇章,生动诠释了河北医大人的家国情怀、使命担当。回顾河北医科大学的发展历程,正是有一批如殷希彭、万福恩这样至诚报国、服务人民、淡泊名利、甘于奉献的前辈先贤,河北医科大学乃至河北省的医学教育事业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以史为鉴,开创未来。新时代、新要求、新梦想,河北医大人将继续坚定初心使命,不负国家重托,用教书育人的执着、热爱教育的定力、淡泊名利的坚守,积极投身建设特色鲜明高水平医科大学建设的新征程,为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医大智慧和医大力量。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6HWA9PEaKwj8Eb-oztPLcA

版权所有:河北医科大学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61号    邮编:050017 网站维护:河北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

冀ICP备字05002885号